易则易知,简则易从。
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

人类能成功战胜衰老吗?与自然规律的博弈在继续

老魏阅读(539)

迭戈·奥尔蒂斯·阿格达、贝特·萨加·芬顿、海伦娜·梅里曼

Diego Arguedaz Ortiz, Beth Sagar Fenton, Helena Merriman

衰老是人类器官开始衰竭走向死亡的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试图攻克衰老。本文介绍的蠕虫和3D打印机可能有助于人类战胜衰老,永葆青春。

在德克萨斯州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分子生物学家王濛(音)正在朝实验室走去。她猜都猜不到抵达实验室后,等着自己的是什么:数万只蠕虫被装在不同的盒子里,不停地蠕动着。她仔细地观察每只盒子里的蠕虫,过了一会恍然大悟,她观察到的现象兴许可以治愈人类无可挽回的变弱症状:衰老。

全球每天有10万人死于与衰老有关的疾病,比如癌症、风湿和阿尔茨海默氏症。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表示,情况不一定非得如此。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表示,我们能战胜与衰老有关的疾病

BBC国际频道(BBC World Service)的播客频道调查(The Inquiry)采访了部分世界顶级科学家,向他们请教了有关衰老的本质,以及可能”治愈”衰老的前沿科学,如微生物群的作用到3D打印器官技术等。

衰老

衰老究竟是什么?如果能放大观看到人体分子这个层次,你会看到微小但量会持续增加的损伤在细胞、组织和器官中不断扩大。这种损伤持续积累,像俄罗斯套娃似的相互嵌套一样,最后影响到整个人体机能。

丹麦医生克里斯滕森(Kaare Christensen)解释说,”当我们身体的修复跟不上损伤的时候,衰老就开始了。”

克里斯腾森从医多年,直到有一天他觉得自己受够了治疗病人的工作。现在,他是丹麦衰老研究中心(Danish Aging Research Centre)的负责人。在那里,他试图让人们首先做到不会患病。

他指出,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进展。他说, 19世纪中期世界大部分地区的预期寿命约为40岁,但现在北欧一些国家已接近80岁,世界其他地区也正在迎头赶上。

这主要是因为婴儿和儿童死亡率降低,而非人类寿命本身增加了。

即便如此,同时也出现了另一个前景光明的变化。

现在的老年人更健康,他们的牙齿证明了这一点

克里斯腾森说,”老年人的身体状态比以前好。比如说,一个容易观察到方面是牙齿。你会发现,以十年为间隔,老年人的牙齿变得越来越好。”

他说,牙齿是整体健康情况的一种标志。牙齿情况直接影响我们正常进食和获取营养的能力。牙齿的健康状况也能表明身体其他部位是否状态良好。

克里斯滕森说,老年人不仅牙齿比以前好,智商测试成绩也有提高。他认为这和全球生活水平改善有关。

他说,”原因包括生活条件改善、教育水平提升……以及早前从事的工作性质。”

他认为这种进展趋势会持续下去。但会持续多久呢?

目前全世界最长寿记录的保持者是法国人让娜·路易斯·卡尔芒(Jeanne Louise Calment)。她活了122岁。有意思的是,她在20多年前的1997年去世。在那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

器官打印

生物物理学家布豪米克(Tuhin Bhowmick)出生于印度班加罗尔的一个医生家族。他还记得常在饭桌上谈论到他父亲或叔伯无力挽救的病人。每当他问他们为什么无法阻止死神时,他父亲都会回答说他们已经尽了力。毕竟,医学有自己的局限。

新器官可以让人重获新生

布豪米克回忆说,”我当时想,’好吧,那我以后不当医生了,我要成为一个研发药品的人。”

他说,衰老导致的死亡通常与重要器官,比如心脏、肺和肝脏的机能衰竭有关。如果病人能够从捐献者那里得到一个机能正常的器官,像布豪米克的父亲这样的医生就能让他们重获新生。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

其中的问题在于,需要器官的人比能够捐献器官的人多。全世界等着换肾或心脏的老年人排起了长队,但必须找到完全匹配的器官。很多情况下,人们未等到换器官已离世。

布豪米克想,如果不是坐等他人捐献器官,而是可以打造人体器官会怎样?这个问题促使他开始探索如何打印出机能正常且不会被病人身体排斥的器官。

他说,”假设你需要换肝,你做了电脑断层扫描,或做了核磁共振成像,电脑上会显示出你肝脏的具体大小和形状。”你可以把”模具”放入3D打印机,然后打印出一颗尺寸和形状一模一样的人工肝脏。

但布豪米克需要的打印材料不是墨盒,而是由蛋白质和细胞组成的材料,并且不是任意细胞,而是病人自己的细胞。这意味着其身体排斥新器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的团队已经制造出印度第一个人造人类肝脏组织,下一步是扩大规模,制造一颗微型外置肝脏。他估计这可能需要五年时间。布豪米克把这个外置器官想象成一个小型的便携式体外设备,这样使用者便可随身携带。

他预计8到10年内便会实现理想的最终愿景:制造一颗功能完备,可移植到人体体内的肝脏。

但如果一个人的某个器官日渐衰竭,这是否预示着他们的自然寿命可能即将终结呢?如果心脏和肺也一道衰竭了呢?布豪米克认为,每一种情况都有所不同。

一位科学家预测,千禧一代可能会活到135岁

他说,”如果某个器官是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而你把它换掉了,那这个病人可能会多活20多年,因为可能这个病人的肝脏衰竭了,但他的大脑或心脏还没有到这地步。”

布豪米克认为我们能活多久呢?他说,有了这些创新,如果你是千禧一代或者更年轻,即1981年前后出生的人,你很可能会活到135岁。

蠕虫智慧

王濛的祖母去世时100岁。老人一直健康、活跃,直到生命的尽头。看着祖母慢慢变老却依然身体硬朗,王濛不禁琢磨起了衰老的秘密。

王濛现在是美国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分子和人类遗传学教授。她一直在用实验的方式研究最令人兴奋的新兴医学领域之一——人体的微生物群。

她说,”那些就是和我们共处的小微生物,从我们体内的消化道到体外的皮肤,可说无处不在。”

人体微生物群会是解决衰老问题的关键吗

用肉眼看不到微生物,但却遍布我们全身,从体外到体内。依附人体的大部分微生物群是细菌,但也有真菌、病毒和其他微生物。过去,科学家不太关注人体微生物群。但现在我们知道,这些看不见的微生物对我们的身体影响深远。

最近的研究表明,微生物群之于我们的重要性堪比人体一个新器官,可能会影响我们的行为方式,甚至我们对不同药物的反应。

王濛说,”有时候,人体微生物群会导致我们患病,但另一方面,在保持我们身体健康方面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她想知道微生物群是否会影响衰老。为了验证这一点,她决定研究一种只能活两到三周的蠕虫来做实验。因为这种蠕虫的寿命足够短,适合用来对衰老进行”终生实验”。她要解决的问题是,如果改变蠕虫的微生物群,情况会怎样?蠕虫会活得久一些吗?

王濛选择了一种生活在蠕虫内脏里的细菌,然后对细菌的基因做了微调,以便制造出不同的种类,再把细菌喂给不同的蠕虫组。三周后她去检查这些蠕虫,按期生命周期蠕虫这时应该都死了。

她回忆说,”我很激动,因为我们发现其中几种,蠕虫没有死,我们检查的时候还活着。”

一些研究表明,调整微生物群可能会延长我们的寿命

“我激动得跳上跳下,因为完全出乎意料。”

老年的蠕虫通常会表现出体力衰竭,活动减少,但体内有了新的微生物群后,老年蠕虫不仅蠕动速度更快,而且也减少了患病。

王濛现正在老鼠身上进行试验,看改变老鼠的微生物群是否也会延长它们的寿命。

也许有一天,医生能够给我们开具有类似功效的药物。这会让我们活多久呢?

王濛说,”一些同事说,’好吧,你知道吗,我认为人们能活到两三百岁,’我个人认为,100岁……就已经算不错了。”

细胞衰老

在你衰老的过程中,会发生一种奇怪的事情。细胞会在衰老的过程中分裂,取代即将死亡或日渐衰竭的细胞,但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过程。细胞分裂的次数越多,我们所说的”衰老”状态的几率越大。

Senescence(衰老)这个词来自拉丁语中的senescere,正是这些细胞的经历——老化,生命周期终结。但老化的细胞没有死去,而是四处游荡,以一种破坏性的方式活动,并与周围的细胞交流。这可能会带来很多麻烦。

英格兰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分子遗传学教授哈里斯(Lorna Harries)说,”细胞就像是在说’我是一个老细胞,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的时间和我差不多,所以说你们肯定也老了。”

在我们变老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细胞向其他细胞发出信号,称它们也应该一同老化

在我们老化的过程中,这些衰老细胞几乎是在”污染”其他细胞。随着我们逐渐老去,越来越多的细胞老化,直到我们的身体不堪重负而崩解。

在实验室里,哈里斯可能已经找到了一种对付这些老化恶棍的办法。不久前,哈里斯建议与她合作的一名新研究人员尝试在老皮肤细胞上加一些化学物质,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为了测试皮肤细胞在整个实验过程中的年龄,他们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染料。如果细胞老化,这种染料会把它们变成蓝色。

哈里斯说。”我以为会看到那些细胞依然是蓝色的,看上去依然是老化细胞,但实际上并不是……它们恢复了,看上去更像年轻细胞。”

她不相信这个结果,于是让这名学生重复这个实验。一次又一次,这名学生得到的结果都一样。哈里斯又再次让她回去重复这个过程。

哈里斯回忆说,那名研究人员重复了大约9次。”最后,我看着它,想’实际上,也许你真的发现了什么’。”

该实验有效地让老细胞恢复了活力,把它们变成了年轻细胞。这让她的实验成了最早的逆转人体细胞老化的实验。有人认为,这一发现可能是延长人类寿命的关键。哈里斯开始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和科学家的电话。

但对于我们能活多久,哈里斯依然不是非常乐观。她认为,人类的自然寿命非常长。即便如此,她希望自己的研究方向最终能带来新一代抗衰老药物,以治疗老年痴呆和心血管病这类老年疾病。

哈里斯说,”我希望这会让我们研究出一种能同时解决多个问题的疗法,这样可能英年早逝的人就能活到自然寿命的限期。”

再回到之前的问题:我们能活多久?

也许有一天。人类将能够替换受损的器官,服用能永葆青春的微生物补充剂,或可以阻止人体细胞老化的药物。

这一切会让我们的寿命延长多少年呢?按照布豪米克的预测,如果你是千禧一代,你兴许能活到135岁,到那时也就是2116年,如果你出生于1981年的话。谁知道还有其他什么可能呢?

只要40秒就能改善记忆的方法

老魏阅读(344)

大卫·罗布森(David Robson)

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看到或听到了自己心仪的内容(包括电影的桥段、搞怪的笑话或动听歌曲),但没过多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你无法清晰地回忆起这些内容,脑海中只留下了碎片化的图片和断断续续的句子,有的人甚至干脆忘得一干二净。即使是亲眼见到电影明星这样令人难忘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很快彻底忘却。

其实,可以通过一种很简单的办法来巩固这些记忆。根据萨塞克斯大学的克里斯·博德(Chris Bird)的一项研究,只需要花上几秒钟的时间,然后再增加一些想象即可达到这一目的。

博德最近让一些学生躺在脑扫描仪下观看一系列YouTube短片(包括邻居之间相互开玩笑的内容)。在播放完一部分视频后,他给这些学生40秒钟的时间,让他们在脑海中回放这些场景,并自己描述一遍刚刚的内容。而另外一些视频播放完毕后则会直接跳到新的视频。

结果发现,只需要自己描述一遍事情经过,即可在一个星期或之后的更长时间内大幅提升记住此事的几率:平均而言,他们记住的细节会增加一倍。

另外,大脑扫描也显示了记忆强度:当他们在描述视频时的大脑活动与其观看视频本身时的大脑活动非常接近时,学生似乎就为之后的回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或许说明他们在描述这些场景时努力想象了很多细节。学生们有可能将这些事件与其他的记忆联系起来;例如,一个学生将短片里的一个角色比作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这便瞬间提高了他的记忆力。

换句话说,如果你想记住某件事情,只要花几分钟时间回顾一下,并且有意识地选出其中最生动的细节即可。

博德认为,这一发现或许对法院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当需要精确回忆事发经过时,这一发现或许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例如目击事故或犯罪现场。”

他说,“如果目击者在事发后尽快回忆整个过程,他们的记忆就会得到极大的巩固。”但如果你想要记住那些值得回忆的时刻,这种方法同样可以起到帮助。

我们为什么会忘记别人的名字?

老魏阅读(275)

汤姆·斯塔福德(Tom Stafford)

一位名叫丹(Dan)的读者问我:“刚见到别人时,我们为什么会忘记他们的名字?我可以记住关于他们的各种其他细节,但却完全记不住名字。即使是在经过了长期而深入的交流后,依然如此。这实在是令人尴尬。”

幸运的是,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以从记忆的本质说起。了解了这些知识后,便可通过一些方法避免你在社交场合遭遇这种尴尬——跟别人聊了一个小时却仍然记不住他们的名字,的确是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情。

要了解背后的原因,就必须明白我们的记忆不是简单的文件系统,不会将各种信息分门别类地储存在不同的文件夹里,然后用明亮的颜色给某个文件夹添加“名字”这样一个标签。

相反,我们的思维都是相互关联的,通过互联模式组合在一起。正因如此,我们才会白日做梦:你注意到自己阅读的一本书上印着“巴黎”两个字,而那个巴黎正是埃菲尔铁塔的所在地,你的表妹玛丽(Mary)去年夏天刚刚去过那里,她喜欢当地的开心果冰淇淋。于是,我开始想象她是否在埃菲尔铁塔上吃了一个开心果冰淇淋。类似的联想还会不断出现,每个事物都会相互关联,但并没有特定的逻辑,只是时间和地点有些巧合,还要配合你所掌握的信息以及信息对应的含义。

名字往往像一艘没有锚的船一样漂浮在我们的记忆中,必须通过其他的相关信息才能将它们固定下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正因为存在这样一个相互关联的网络,才使得我们可以根据答案猜出问题。答案:“埃菲尔铁塔?”问题:“巴黎最著名的地标。”这正是记忆的有用之处,因为你可以很容易地实现内容与标签的相互推导:“最上面的抽屉里有什么?”并不是个有趣的问题,但如果你想回答“我的钥匙在哪里?”,这个问题就变得很有吸引力。

记忆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有目的地构建起来的,所以,现在应该可以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忘记别人的名字了。人类的记忆很奇妙,但能否记住某个信息,取决于我们将多少内容与新的信息关联起来,而不是我们有多么想记住这条信息。

当你第一次见到某人时,你会获知他们的名字,但对于你的记忆而言,这或许只是一条孤立的信息,无法与你脑海中存储的其他信息关联起来,也无法与你后来了解的与之相关的信息建立联系。当你们交流一段时间之后,你可能会知道他们的工作、爱好、家庭或其他信息,这些内容都会与你的记忆关联。试想,你的聊天对象是一个穿着蓝色衬衫、喜欢钓鱼的汽车销售员,但他想放弃现在的工作,转而销售渔具。现在,如果你记住其中的一条信息(“汽车销售员”),便可以顺藤摸瓜记起其他信息(“想辞职的汽车销售员”,“想辞职卖渔具”,“喜欢钓鱼”等等)。问题在于,这个新朋友的名字并没有进入整个记忆链,因为这是一条与其他对话内容毫不相关的孤立信息。

好在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强化这些联系,使之融入其他记忆。下面就来介绍一下,如何使用基本的记忆原理来记住别人的名字。

首先,你应该尽量重复别人的名字。“练得越多,记得越牢”是永不过时的记忆法则。另外,当你使用某人的名字时,你也会将它与你说这个名字时的肢体行动联系起来,还可以与你记忆中的对话主题关联。(“詹姆斯(James),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钓鱼?”)

第二,你应该尝试将刚刚了解到的名字,与你已经掌握的信息联系起来。无论这种联系看起来有多傻,关键是通过这种联系来强化记忆。例如,这个人可能叫詹姆斯,而你高中的哥们恰好也叫詹姆斯——尽管这个詹姆斯穿着蓝衬衣,而你高中的哥们只穿黑衬衣,从来不穿蓝衣服。这种联系的确有点傻,但却能帮助你强化记忆。

想要避免尴尬?那就试试将别人的名字与你掌握的关于此人的其他信息关联起来。即使这种联系有点傻,仍然可以帮你强化记忆(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抓住脑海中浮现的第一条信息,利用这条信息将某人的名字与我对此人的了解联系起来。

最后,你应该尝试将他们的名字与其他与之有关的信息联系起来。如果是我,我会抓住脑海中浮现的第一条信息,利用这条信息将某人的名字与我对此人的了解联系起来。例如,詹姆斯有点像圣经的名字,你可能会想到《钦定版圣经》(King James bible)。詹姆斯的第一个字母是J,圣经里被鲸鱼吃掉的约拿(Jonah)的第一个字母也是J。而且这个詹姆斯喜欢钓鱼,但我打赌他更喜欢抓鱼,而不是被鱼抓住。

无论你所建立的联系有多么稀奇古怪,都没有关系。你不必把这种联系告诉任何人。实际上,你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对你的新朋友!但这种联系却有助于在你的记忆中创造一个相互交织的信息网络,而当你需要向其他人介绍某人时,这个网络就可以避免你忘记此人的名字。

如果你怀疑上文的方法,现在就可以做个测试。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到了3个名字,我打赌你肯定能记住詹姆斯,而且不会把他跟约拿搞混。你大概也能记住我的表妹玛丽(至少也能记住她喜欢哪种冰淇淋)。但你能记住那个向我提问的读者叫什么名字吗?这是我在整篇文章中唯一一个没有与其他信息建立联系的名字。正因如此,我才认为你记不住这位读者的名字。

你知道你正在破坏自己的听力吗?

老魏阅读(357)

莫莉·克雷恩(Molly Crain)

这样的场景慢慢的多了起来:你最喜欢的曲子里的吉他听起来不再响亮,所以你调大了音量。你必须很费劲才能听清电视里的对话。在一间人头攒动的酒吧里,你设法想听明白朋友在说什么,却发现这对你已变成为一项严峻的挑战。

听觉的损耗往往不是一个重大事件,而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流失一点一点变坏的。一些专家认为,正是一些非常时髦的行为——比如我们越来越频繁地使用耳机,戴着它来听音乐、观赏电影——可能加剧了听力的过早老化。而且有可能,现在这一问题对年轻人的影响比以往大得多。

为什么我应该担心自己的听力?

“令人惊异的是,你没有留意到、意识到生活中的很多时刻都是噪声不绝于耳的,而等你发现这一点时却为时已晚,”来自田纳西州(Tennessee)纳什维尔(Nashville)范德堡大学医疗中心(Vanderbilt University’s Medical Center)的临床听觉治疗师吉尔·格伦瓦尔德(Jill Gruenwald)说道,“如今,我们生活在大量娱乐化的噪声中,个人视听设备、音乐会、酒吧、电影院都吵吵闹闹。我们每天都会暴露在充满大量噪音的环境中。”

在通勤路上和工作过程中可以听音乐表明我们中的许多人一天戴好几个小时的耳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格伦瓦尔德在范德堡大学音乐学院(Vanderbilt’s School of Music)做有关听力损耗认知的讲座。他解释说,任何人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年纪,长时间地暴露在异常嘈杂的噪声环境中,都会加大噪音引起的听力损失(NIHL)的风险。但是,我们有理由认为,人们可能会在一个较早的年龄就开始显现出噪音引起的听力损失的症状,这要么是其工作性质造成的,要么与其娱乐活动脱不开干系,特别是在纳什维尔这个音乐中心。

“有时候,你早年所接受的噪音干扰,要一直等到你渐渐变老,其影响才开始滚雪球般的快速扩大,”格伦瓦尔德说,“所以,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现在只不过是有这么一点点地听不清,我的听力只受到了一点点地损伤,’而直到晚年,它才真正成为一个问题。”

什么噪声会使我在休闲活动中冒听力损害的风险?

美国的工作场所安全监管机构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NIOSH)和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要求将噪声暴露限制在85分贝内,85分贝就像坐在汽车里听到的城市交通噪声一样吵闹。长期持续的暴露在超过85分贝的噪声环境中,无疑会使人们面临着随着时间的累积,丧失较多听觉功能的更为巨大的风险。噪声性耳聋可能一下子就发生,但是,在一些很常见的情况中,也可能要一直等到你生命的晚期,它的影响才昭显出来。

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的一项研究显示,带有音乐播放器的耳机可以将声音强度调高到120分贝,而这个噪声声级是极具杀伤力的,因为噪声声级超过110分贝就会“剥离神经细胞中的髓磷脂鞘,进而对电子信号从双耳到大脑的传递过程造成阻碍。”如果你用这种方式损伤自己的听觉,那么其损伤是不能被修复的永久性的。

如果你早年间暴露于异常嘈杂的噪声环境中,那等你老了,你的听力损伤往往会更为严重。

“电动工具的噪声级大约为90分贝。”位于范德堡大学医疗中心里的听力及语言科学研究生院(Department of Hearing and Speech Sciences Graduate Studies)的教授兼系主任托德·里基茨(Todd Ricketts)博士说,“一把链锯、一个喷气式滑艇的噪声级大约为100分贝。或者你说到一个非常嘈杂的俱乐部、一场喧嚣的音乐会,那噪声级可以到105分贝。非常响亮的汽车音响,其噪声级甚至可能达到120分贝,或更高一点。如果离一支枪只有几英尺的距离,那么你听到的噪声级为140分贝,等同或超过疼痛阈值。”

许多人经历过“暂时性听阈偏移(temporary threshold shifts),亦即听觉疲乏,在一场喧嚣的音乐会或者泡完夜总会后,会有几天,你所听到的声音低沉模糊,但随后会恢复过来。这是你的耳朵进行自我保护的一种化学方法,当你内耳内部的绒毛变得疲惫时,声音就似乎不那么清晰。你想要恢复的话,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直到你的听力恢复敏感性再回来,并且要避免在未来经历更多的暂时性听阈偏移。

听力的损耗是渐渐发生的,容易被人忽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我怎么知道我的听力正在下降?

如果你早年间暴露于异常嘈杂的噪声环境中,那等你老了的时候,听力损伤往往会更为严重,或者你会比较早的就发生到听力损伤。里基茨将这成为“延迟效应”(delayed effect)。

AsapScience 2013年发表在YouTube上的一个视频问道:“你的耳朵几岁了?”麻烦在于,你可能不会喜欢测试的结果。你的双耳可能比你老20岁。

如果你担心自己的听力,这里有一些免费的听力测试应用app,你可以自己进行测试,将其作为看听觉病矫治专家前的准备工作。

适用于苹果手机

“UHear”是最受欢迎的应用之一,其对听力敏感度进行测试,考察你可以在噪声中把听对话听得有多清楚,同时它还会让你做一份调查问卷。

“Mimi Test”发布于今年四月,拥有流畅的界面。同时,为了得到最优的结果并使测试更加一致化,它提示你使用苹果耳机。在测试的最后,Mimi会计算出你的听觉年龄。

适用于安卓手机

“Hearing Test”有一个纯音测听的界面,听觉病矫治专家用这种方法来识别一个人的听觉阈值。测试结果可以打印,而且如果你下载了付费的专业版本,测试结果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

如何借力于科技?

对于那些确实有轻度听力损失的人,像Soundhawk这样的技术进步成果让你在拥挤的空间中——例如酒吧和餐馆——仅仅用两个耳机和夹在衣领上的麦克风就能够锁定到某几个声音。Soundhawk由前耳外科医生罗德尼·帕金斯(Rodney Perkins)发明,通过蓝牙操作运转,声音的强度等级可以通过下载Soundhawk程序来调整。

怎样做才能阻止听力损耗的情况变得更糟?

为了减少早年患上噪音引起的听力损失的可能性,把你智能手机的音量降低到安全的水平。你要更改手机设置,将音量限制调低到大约70%,这样你就不会经不住诱惑在一个不安全的音量水平上听音乐。

如果你要去听音乐会或参加音乐节,不要害怕,带上耳塞——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可能会更靠近一台扩音器。

购买耳罩式(而非耳塞式)的降噪耳机来代替耳塞。这可能是确保你所喜欢的曲调不会掠走你一辈子的快乐的最简单的方法。

让大脑关机 轻轻松松改善记忆力

老魏阅读(411)

戴维·罗伯森(David Robson)

2018年 3月 3日

当我们试图记忆陌生的内容时,很容易想当然地认为:投入的精力越多,记忆的效果就越好。然而,间或的休整或许才是你真正所需要的。即几乎什么都不做,只要调暗灯光,坐下来,在宁静的冥想中度过10-15分钟。你会发现,比起你去刻意努力的记忆,这一方法能够让你对刚刚学到的新事物取得更佳的记忆效果。

众所周知,我们应该调整我们学习活动的步调和节奏,而最新研究表明,我们应该在这些休整期内确保”最小程度的干预”,有意识地避免可能干扰记忆形成这一微妙任务的其他任何活动。因此,不要处理杂事,不去查看电子邮件,也不要在智能手机上浏览网页,你的大脑需要一个完全放松的时刻,其间不要有任何分神的活动。

对于懒惰的学生而言,有这么一个不用去干其他任何事情的借口,看起来简直是一种完美的帮助记忆技巧,然而这一发现也可能为失忆症和某些形式的痴呆症患者提供一些缓解,同时为释放一种潜在的、过去尚未被认识的学习和记忆能力提出了全新的方法。

可以提高我们的短期和长期记忆的一种简易技巧(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1900年,德国心理学家格奥尔格·埃利亚斯·缪勒(Georg Elias Muller)和他的学生阿尔方斯·皮尔扎克(Alfons Pilzecker)首先发现和记录了不受干扰的休息对增强记忆带来的显著好处。他们进行了众多关于巩固记忆的实验,有一次,缪勒和皮尔扎克首先要求一组参与者学习一份无意义的音节列表。在一段短暂的学习时间后,小组中的一半参与者立即得到第二份学习清单-其他人则获得6分钟休息时间,然后再继续学习。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测试,这两个群体的记忆模式显示出惊人的差异。获得休息的参与者能够回忆起音节表中近50%的内容,而那些没有获得休整时间的参与者平均只能回忆起28%的内容。这一发现表明,我们对新信息的记忆在它首次被编码之后特别脆弱,使其更容易受到新信息的干扰。

尽管其他一些心理学家偶然也会注意到这一发现,但直到21世纪初,由于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塞尔吉奥·德拉·萨拉(Sergio Della Sala)和密苏里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纳尔逊·考恩(Nelson Cowan)开展的一项开创性研究,其广泛影响才开始变得广为人知。

我们都可以在我们的生活中减少干扰(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德拉·萨拉和考恩感兴趣的研究点在于:减少干扰是否可改善遭受诸如中风神经创伤患者的记忆。使用与缪勒和皮尔扎克类似的原始研究设置,他们向参与者呈现了15个单词列表,并在10分钟后对其进行测试。在一些实验中,参与者继续参与一些标准的认知测试;而在另外一些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躺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但同时会避免他们入睡。

小规模干预的影响其深远程度超过了任何人之前的认识。尽管两名最严重的遗忘患者没有任何改善,但其他患者的单词记忆数量却提升了三倍,从14%上升到49%,使他们的记忆水平几乎回到了从未受到神经损伤的健康人群范围内。

接下来的结果更令人震撼。参与者被要求听一些故事,并在一小时后回答问题。在没有休息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回想起故事中7%的事实;而获得休息的参与者,记住的内容则跳升至79%,他们记忆力增长了令人叹为观止的11倍。研究人员还发现,对于身体健康的参与者,尽管效果不那么显著,但在两项实验中也有类似的记忆提升,幅度在10%到30%之间。

德拉·萨拉和考恩的学生,现任教于赫瑞瓦特大学(Heriot-Watt University)的米凯拉·杜瓦(Michaela Dewar)目前领导了多项后续研究,并在诸多不同的背景下重复得到了这一发现。在健康的参与者中,他们发现这些短暂的休息还可以改善人们的空间记忆,例如,帮助参与者回忆虚拟现实环境中不同地标的位置。至关重要的是,这种优势在原来学习任务之后的一周依然存在,并且对于年轻人和老年人似乎都有效。除了中风患者之外,他们还发现在阿尔茨海默病早期较轻的阶段人们也能获得类似的记忆改善。

我们对新鲜事物的记忆特别脆弱(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在每一种情况下,研究人员都只是要求参与者坐在昏暗、安静的房间里,没有手机或其他类似的干扰。”我们没有给他们任何具体的指示,提示他们休息时应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杜瓦说。”但是,在我们实验结束时完成的调查问卷表明,大多数人只是让他们的大脑自然游走。”

即使那样,我们也应当注意,不要像我们做白日梦那样太过使劲的运用大脑。例如,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在休息期间想象一件过去或未来的事情,而结果表明,这么做减少了之后他们对最新了解到的信息的回忆。因此,在我们休整的时候,避免任何需要费神的心智活动,可能才会得到最佳的效果。

尽管随着人们对记忆形成的日益了解为理解上述现象提供了一些线索,但其中确切的机制尚不得而知。现在人们普遍接受的一种认识是,当记忆的内容被初步编码后,这些记忆就会经历一段巩固期,将记忆内容在大脑的长期存储中进行巩固。在过去,人们认为这些活动主要发生在睡眠期间,在这期间,海马体(记忆首先在这里形成)和大脑皮层之间的沟通加强,这一过程可能会形成和加强之后唤起记忆所必须的新的神经联系。

大脑可能会利用休整和停顿来巩固最近了解的知识(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这一在夜间会增强的神经活动,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往往在睡前学习效率更高。但纽约大学的莱拉·达瓦齐(Lila Davachi)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中发现,这一情况的发生并不仅限于睡眠时间,在人们醒着休息期间也会有类似的神经活动,这与杜瓦的研究结果不谋而合。在达瓦齐的研究中,参与者首先被要求背诵相互匹配的图片,将脸部与某一物体或场景相匹配,然后让参与者躺下来,让他们的大脑在短时间内放松。不出其所料,她发现在休息期间海马体与视觉皮层区域之间的交流增加了。至关重要的是,这些区域之间的连通性显著增加的参与者即是那些记住更多任务要求的人,达瓦齐指出。

或许大脑会利用任何潜在的休整时间来巩固最近认知的东西,并且在此时减少额外的刺激,可能会让这一过程更加舒缓。情况表明,神经受损可能会使大脑在学习新鲜事物后特别容易受到干扰,这就是为什么片刻的休息显示出对中风患者和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特别有效。

其他心理学家对这项研究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约克大学(University of York)的艾丹·霍纳说:”目前在各种实验和记忆任务的研究中,效果非常一致,这非常有趣。”这一研究可能会提供新的途径,帮助那些有(记忆)功能障碍的患者。

定期安排休息可以帮助我们保持对新事物的记忆(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霍纳指出,实际上,通过安排足够的休息时间来增加患者的整体日常记忆力可能并不那么容易。但他认为,这方面的研究对于帮助患者学习重要的新信息仍然很有价值,例如记住新护理人员的姓名和面部特征。”也许在此之后短时间清醒的休息会增加他们记住护理人员的机会,从而在以后会让他们感到更加舒适。杜瓦告诉我,她发现,一名患者或许已经从中受益,通过运用短暂休息,他已记住了其孙子的名字,尽管杜瓦强调这仅仅只是一项观察性的证据。”

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的托马斯·巴古雷(Thomas Baguley)对此也表现出谨慎乐观。他指出,一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已被建议参与正念技巧的训练,以缓解压力并改善整体健康状况。他说:”这些干预措施中的一部分可能会促进清醒时刻的休息,对于这些干预之所以凑效是否是因为减少了干扰所致,这一点非常值得探究。”不过,巴古雷也指出,对于严重的痴呆患者,实施这样的干预可能是非常困难的。

除了对这些患者带来的临床改善之外,巴古雷和霍纳都同意,定期安排休息时间,不要分心,可以帮助我们所有人更有效地记住新内容。毕竟,对于许多学生而言,这些研究中记录的10-30%的记忆改善可能标志着一两个成绩等级的差异。”我可以想象,你可以在复习期间加入这样的10-15分钟的休息时间,”霍纳说,”这可能是小幅改善今后记忆能力的有效方法。”

在信息过载的时代,我们应该记住的是,需要定期充电休整的并不仅仅是我们的智能手机,我们的头脑显然也应当如此。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读书笔记

老魏阅读(365)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在读完一遍之后,让收获很多。该书关键阐述的核心观点就是:管理者的工作必须卓有成效,卓有成效是可以学会的。

具体地讲述做到卓有成效的五个步骤:

  • 第一步,记录好时间的使用情况——管理者如何管理自己的时间;
  • 第二步,把眼光集中在贡献上——管理者应清楚对组织有什么贡献,关注“目标”和“结果”;
  • 第三步,充分发挥人的长处——管理者应该用对人,做对事;
  • 第四步,要事优先——管理者要善于把精力集中在重要的工作上,一次只做好一件事;
  • 第五步,有效决策——管理者必须掌握决策的步骤,提升分析能力,合理地行动。

对我来说最有启发的主要有三个方面:

  • 管理者对于贡献
  • 管理者对于用人
  • 管理者对于时间

一、管理者对于贡献

有效的管理者必须注重贡献,这是管理者在组织中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和前提。注重贡献是有效性的关键,对贡献的承诺,就是对有效性的承诺。对于组织来说,贡献主要体现在成果和绩效上。一个重视贡献的人,一个注意对成果负责的人,即使他位卑职小,也应该算是管理人员,因为他能对整个机构的经营绩效负责。

管理者注重贡献,必须清楚自己的贡献是什么,这一点是管理者应该反复自问的。管理者也必须以贡献为目标,懂得将自己的工作与长远目标结合起来,清楚地知道对于组织来说你的目标和成果是什么。

二、管理者对于用人

管理者在组织中并非独立存在,他会面对自己的上司、同级和下属,并且要与这些人员一起配合实现组织目标。为实现目标,必须用人所长——用同事之所长、用上级之所长和用其本身之所长。管理者的任务就是充分运用他人的长处,共同完成任务。

每个人都有缺点,但是管理者应该重视的是一个人的长处,知道这个人能做些什么,他的长处是什么,然后发挥其长处,做其擅长的事。

重视一个人的长处,也就是要求对他的工作绩效提出要求。

管理者如果能充分发挥人的长处,就能使个人目标与组织需要相融合,使个人能力与组织成果相融合,也能使个人成就与组织机会相融合。

三、管理者对于时间

对于管理者,要做到卓有成效的前提就是做好自己的时间管理。并且,在时间的管理上遵循要事优先的原则。时间对于管理者来说是最稀有的资源,如果要管理好自己的时间,首先要了解时间是怎么耗用的。然后,做有系统的时间管理,将非生产性的和浪费时间的活动排除出去。时间管理是一项持之以恒的工作,必须坚持。

管理者应该将时间用于重要的事情上,并且集中精力把重要的事情做好。

如果不能管理好时间,所有的工作计划都是纸上谈兵,或只是良好的意愿而已,很少能够真正实现。

总结

总结《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中的经验和理论,在当前工作中我认为应该做到以下几点,并不断深入。

  1. 每一项工作都必须有清楚的目标和成果,并对组织绩效有贡献。
  2. 在工作安排上注重人员的长处,用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
  3. 将时间用在重要的事情上,一次只做好一件事,并且集中精力把重要的事情做好。